當前位置:首頁 > 黨團工作 > 專題學習

王學坤:哲學方法在工作中的應用

編輯日期:2015-9-11 作者/來源:石常春 閱讀:
【字體:

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和機關的同志交流。我來機關很多年了,這麼長時間,同機關這麼多的年輕同志這樣面對面的交流還是第一次。所以,在這裏首先要感謝機關黨委、機關團委給我這次機會。今天,鴻雁書記、顯凱主任、張勁、祥玉、褚峯等幾位部門領導都來出席這次交流會,既給我動力,又讓我感受到壓力和責任。

今天我想同大家交流的題目是“哲學方法在工作中的應用”。來之前我問過年輕的同志喜歡聽什麼,想讓我講什麼?他們說最好講一些方法性的東西。剛纔,王婷同志也介紹了,我學的是工程地質專業,講專業大家很多人可能也聽不懂,講別的吧,我又不會講,所以,就想結合自己的工程實踐和工作經驗來講。講這個題目有兩個方面的考慮,第一個,是從共青團幹部要有思想這個特質來考慮的。我理解的,共青團幹部有思想,最根本的是要有哲學思想。作爲共青團幹部,如果不懂哲學,不能哲學思維,不會哲學方法,我想共青團幹部有思想就是一句空話。第二個考慮是,自己從事過地質工程的理論研究和工程實踐,後來又轉行到共青團的工作中來,在這兩個階段,都切身感受到哲學方法在工作中的極端重要性。

哲學方法有很多,但根本的就那麼幾條,我今天結合自己的切身感受主要講四條。

第一個方法,善於把握事物的本質。我們平時常講要主觀符合客觀,做到情況明、判斷準,我想指的就是這一條。爲什麼要同大家交流這一條方法,因爲,我認爲能否把握事物的本質事關決策和工作的走向。這一條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很難。大家想想,之所以我們的工作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,一些決策聽起來很好,但操作起來不可行,是什麼原因?我想原因可能有很多,但主要的我想還是事先沒有準確把握事物的本質。把握事物的本質爲什麼這麼難?原因在於:第一,是由於目前的技術水平不夠,人的認識水平不到,對客觀事物判斷不準,這樣就把握不住事物的本質,這是客觀上的。第二,我們認識到了,很清楚,但受到某些因素的影響,不敢對事實作出客觀的、實事求是的判斷和結論。在最近發生的很多社會現象和問題多多少少反映出這樣的情況:事實是一個樣,而我們的結論和判斷卻是另一個樣,引發羣衆的質疑,值得我們深思。在研究共青團工作中也存在這種情況,比如,一些團幹部把基層面臨的困境、存在的難題,歸結於基層,歸結爲基層團幹部素質低、熱情不夠、文化水平不高。這樣分析,我個人感覺,就把基層問題分析偏了。是基層團幹部素質低嗎?要是素質低的話,他們怎麼能把兼職的工作如辦公室工作、土地管理工作、計生工作做得好,而單就做不好團的工作呢?再拿一些社會現象來說,我們也經常聽到一些地方幹部說現在農民羣衆動不動就上訪,不講理,這些幹部把農民的正常訴求歸結爲不講理,是不是也把問題分析偏了?這樣分析,就是只看到一些表層現象,沒有看到實際,沒有抓住本質。他們一出現問題,就把責任歸結爲基層,歸結爲羣衆,就不會從自身、從領導機關身上找原因,從某個方面來講,也是規避了領導的責任,說嚴重一些,也就從根本上否定了自身作爲領導存在的必要性。上面舉的例子,我個人覺得其本質是,我們領導機關沒有研究透基層,沒有指導好基層,沒有交基層任務、教基層方法,責任主要應該在領導機關,而不能簡單把問題歸結於基層這個層面。把握了這個本質,我們才能真正重視基層,把主要精力傾向基層。從這個角度看,新一屆書記處提出下最大力氣抓基層團建和基層,是抓住了目前團建的本質問題,是非常正確的。

那麼,如何把握本質呢?一是要深入調查,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;二是要善於思考,多問幾個爲什麼,不要人云亦云。三是要善於歸納,總結,把握本質性的東西。關於歸納總結,我舉個例子:今年初,我們部門爲了配合中組部做好大學生村幹部的工作,派我到山西調研,山西的同志讓我看了一個點,他們先前對我說是一個聯合建團的點。我看了以後,認爲不是聯建,其本質是找到了對流動團員管理服務的一個突破口!他們的做法是依託工商所,把工商所轄區的流動的團員青年登記起來,在工商所建立了流動團組織,團組織建立起來以來,將青年商戶與工商所的關係,從以往的管理與被管理的關係變成了一種情感的交流關係,工商所的對工商戶的管理工作變得好做,團員青年又被很好的聯繫凝聚起來,這就把團的工作同工商所的工作有機地結合起來。這樣,建立團組織既是團員青年的需要,也是工商所的內生需求。大家想想,這哪是簡單的聯建呢?這是多好的一個創新啊!有他們這一個創新,不就把多年來一直困擾我們的流動團員聯繫、管理、服務難的問題給徹底解決了嗎?可惜他們還沒有對他們的這個創新進行進一步的歸納、總結、凝鍊。回來之後,我們對他們這條經驗進行深入的研究,凝鍊出這麼一句話:“依託流動團員青年所從業的登記、管理和服務部門建立團組織”。這就是山西那個點上探索的“本質”。這麼一總結凝鍊,就抓住了這件事的本質。有這麼凝鍊的一句話,就可以指導全國各地去做好流動團員青年的聯繫、管理和服務工作。這句話後來寫進了農村基層團建試點方案。還有一個例子,七八年前,我陪同團中央的一位書記去廣東調研,瞭解到當地一個鄉鎮團委搞籃球比賽的操作方法:這個鎮的團委書記跟我們講,開始的時候是鄉鎮團委自己搞,搞得很費勁,不好組織。後來就想了一個招,把活動分解到各個村團支部裏面去搞了,他們那個鄉鎮12個村,12個村輪着來,每月輪一次,這樣一下子就把籃球比賽搞火了,各個村都比着看誰組織得好,後來村黨支部都直接上手抓了,全力支持。這件事的本質在哪裏?就在於他們的活動方式的創新,就是採取輪辦、申辦的方式,輪流坐莊,積極性就來了。我在很多地方都推介這個經驗,但一些地方的團幹部竟說:王處長,他們那裏可以打籃球,我們這裏啥也沒有,怎麼打籃球啊?我說,你這就沒抓住事物的本質,我講這個例子,不是要你去打籃球,而是要你借鑑這種工作方法,你打不了籃球,可以採取這種方式開展別的你能搞的活動呀!上面舉的例子,講的都是如何把握事物的本質。就是要深入調研,勤于思考,善於歸納凝鍊。核心的一句話就是:普遍存在的現象要從決策層面、指導方式上找原因,反覆出現的問題要從規律上找原因。


第二個方法,善於學習借鑑他人的成果。我們常說的避免走彎路,要吸收、創新,我想主要講的就是這一條。陸昊同志指出要有世界眼光,要看歷史經驗,我個人理解也主要強調的是這一條。我這裏說的他人,當然也包括前人,包括國內外的。這一個方法,我還在讀書的時候就體會很深,對學習和工作都特別管用。我學的是地質專業,地質學上有很多學說,比如說地球現在這個構架的形成原因,就有板塊說、造山運動說、漂移說等等,我讀研究生的時候我就問導師,哪一個學說是對的?導師對我說:小王,不要迷信。導師說這話讓我很詫異,我就回答說,我從高中學政治起,就學的唯物論,怎麼會迷信呢?導師說了一句令我刻骨銘心的一句話:絕對的相信是迷信,絕對的不相信也是迷信!

是啊,現在看來,在學習借鑑他人的成果上,有多少人是在用“迷信”的方法啊!要麼是絕對的相信,一字一句都不能改,不能變,照搬照抄;要麼是絕對的不信,他人的東西都是不對的!在現實世界裏,這樣的例子還少嗎?比如說在對待馬克思的著作和理論上,上世紀30年代,王明爲首的一些人機械地照搬照抄馬克思的原話原句,馬克思沒說的就不能做,馬克思說過的就必須一字不改地執行。這不是對馬克思主義的“迷信”嗎?血的教訓證明了那樣迷信地、機械地、絕對地照搬照抄馬克思著作的詞句,必然會斷送革命!再比如說,在對待風水問題上,有很多的人又絕對的不相信。我個人感覺,這些人又陷入了另一種“迷信”。其實風水說是我們的祖先用一種樸素的系統觀、整體觀去審視人與自然,把人作爲自然的一部分,強調人與自然和環境的協調,在出發點上是科學的。只是後來有些人在具體的操作過程中,在技術上、方法上走歪了,搞玄乎了,搞的不科學了。看看前人給我們留下的一些經典建築,哪一個不是強調協調,強調整體美的?還有在對待中醫上,前兩年鬧的沸沸揚揚的全盤否定中醫,打倒中醫,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“絕對不相信”啊!這不是危害更大的一種迷信嗎?

舉以上的例子,是想說明要科學地、辯證地對待前人的成果,在借鑑前人成果的問題上,不要陷入迷信的泥潭,既不要絕對的相信,也不要絕對的不相信。因爲,前人的成果之所以能留傳下來,總有其合理性。特別是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流傳下來的成果,像那麼多教派,如儒教、道教,這些教派的開山鼻祖都是學富五車,天文、地理、歷算等無不精通,他們用畢生精力創造的學說,再經過一代又一代弟子的加工完善,才得以傳承下來的,其中有許多觀點、論斷至今仍閃耀光芒,這些都不是我們想否定就能否定得了的。甚至是一些**,他們的一些觀點也是很值得借鑑的。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吧,看看佛教高僧的智慧。漢武帝時期,有人採挖到煤,當時不知挖到的是何物,但感到稀奇,就拿一塊去獻給漢武帝,漢武帝就問一些大臣們,有誰知道,誰也不知道,想東方朔見識多,有智慧,又問東方朔,東方朔不置可否。這時正好西域來了個高僧,拜見漢武帝,東方朔就藉機說讓高僧答吧,高僧看了看煤塊說了一句:這是“前世之劫灰”。從這個故事,看出佛教的高僧多麼有智慧!現在我們知道,煤是大片的森林在遭到突然的地動被埋到地下後,經幾萬年才形成的,真是遭“劫”形成的。“前世之劫灰”說的真是太形象了,這句話用來解釋地質變化是再確切不過了,道盡了宇宙萬物變遷之真諦!從這位高僧的話來看,喜馬拉雅山也好、我們腳下的土地也好,不都是“前世之劫灰”嗎?喜馬拉雅山是經歷多次地殼造山運動慢慢隆起形成的;我們腳下的土地,在幾億年前,也是一片汪洋大海,經多少次地質運動變成陸地的,形象地說就是遭劫形成的,就是劫灰。那個時候,高僧能說出這樣有哲理的話,可見佛教學說裏有很多值得挖掘的東西。佛教上還有一句話,說是:佛觀一碗水,四萬八千蟲。這句話的“蟲”是啥意思?就是微生物。那時沒有顯微鏡,佛是怎麼觀察到水裏有微生物的?所以說,這些東西都值得我們去研究、借鑑,不要動不動就說它是迷信。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很好地借鑑他人的成果。在借鑑他人成果上,主要的是借鑑他人的方法、觀點,而不是機械地照搬照抄。在這裏有一句話送給大家:當實踐與理論不相一致時,不要把它當作否定理論的理由,而要把它作爲發展理論的動因。

第三個方法,要有系統觀、整體意識。我們經常講,不要孤立、片面的看問題,強調的就是這一個方法。我們能不能用系統的觀點、整體的意識去分析觀察問題,事關我們的大局意識,也事關我們能否抓住重點。沒有系統的觀點,就不可能有大局的意識,沒有整體的觀點,就不可能抓住重點。所謂的重點都是相對於一個整體來講的,沒有整體就凸顯不了重點,就像沒有羣衆這個羣體就凸顯不了領導,沒有矮個這個羣體就凸顯不了高個一樣。我們的前人在運用系統、整體的觀點觀察、分析事物方面給我們留下了不朽的典範。比如,有句古語:“傾國宜統體,誰來獨賞眉”,說的就是女人的美在於各個器官的整體搭配,是整體美。比如我上面講到的“風水說”,強調的就是天人合一,就是一種整體觀、系統觀;大家熟知的張衡發明的渾天地動儀中的“渾天”兩個字,就是把天體看作是一個系統的意思。

系統、整體也是相對的。單一個體,就其本身來說,是一個獨立的整體,自成系統。放大到更廣的一個範圍來看,它又是大系統裏的一個小系統,是大整體的一個組成部分。這樣的思維運用到我們工作中來,就要做到既守土有責地做好自身工作,又要自覺地把自身工作放到大局去審視。這一點對推進團的事業尤其重要。我們也經常聽到一些地方的團幹部講,在任兩三年時間就轉崗了,搞幾個漂漂亮亮、熱熱鬧鬧的活動就行了。這種認識就沒有系統觀和整體意識,是一種局部意識,短期行爲。他們沒有真正把共青團的事業放到黨的事業的大局來審視,也沒有把自己的短短任期,放到團的事業發展是個長期過程這樣一個整體去思考。這樣的局部意識、短期行爲對團的事業是很危險的。如果每個人都是這樣的話,只做表面文章,不去夯實基礎,那麼共青團工作特別是基層工作就會陷入整癱輪迴的怪圈,無法自拔。所以說,樹立系統觀、整體意識很重要。就年輕同志來說,退一步講,如果沒有系統觀、整體意識,寫個稿子,做個方案都不會做得好。再講個寫文章的故事吧。在清朝的時候,紀曉嵐帶了個學生,讓學生寫篇文章,那個學生興沖沖的把寫好的文章拿到紀曉嵐那裏,紀曉嵐看了以後,批了兩行字,“兩隻黃鸝鳴翠柳,一行白鷺上青天”,學生一看批的詩句挺美,但不知爲何意就問紀曉嵐,紀曉嵐說,兩隻黃鸝鳴翠柳——不知說啥,一行白鷺上青天——愈飛愈遠,離題萬里。這就是沒有系統觀、整體意識,扣不緊主體,抓不住重點而寫出的文章效果。

第四個方法,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。這一個方法的意思大家一看都明白,我不想過多地闡述。爲什麼我把這個方法看得這麼重?我個人覺得能否做到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,不僅僅是推動工作的需要,也是走好人生路的需要。試想一下,如果一個人喪失了立場,沒有原則,個人還能發展、成長嗎?看看近來倒下去的一些幹部,哪一個不是喪失了原則立場的後果。沒有靈活性,就會迂腐,寸步難行。但是,如果我們真正能做到堅持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的方法,又真的會發現很多樂趣,就能享受工作和生活。舉個我1995年在天津楊柳青電廠做工程的例子吧。當時我負責的是樁基檢測,就是檢測電廠廠房地基的樁基礎。樁是在地面預製好的混凝土樁,再用打樁機打到地下去的,打下的過程中就有可能打斷了或裂了,斷了或裂得很厲害就不能用,就必須補樁。我就是負責用儀器檢測樁有沒有打壞的,就像給人做CT一樣,用錘子一敲,就知道樁有沒有壞,打沒打裂。楊柳青電廠裝機容量大,對地基要求高,那個地方又是濱海淤泥地區,對地基要求就更嚴。當時我檢測到主場房下面的一根樁被打斷了,測出的斷的位置是離地面1米,要施工單位補樁,補一根要1萬元,那時一萬元不是小數,他們就不願意補,想跟我磨,說好話,還要請吃。我堅決沒同意,我考慮是那根樁的位置極其重要,是主機房下面的樁,按照設計不能有任何差錯。他們看怎麼磨我也不行,就想檢驗一下我到底測的準不準,他們想,不就地下1米嗎?偷偷挖開看看。如果真像我測出了一樣,他們就補,如果不是我測出的結果,那他們怎麼想我就沒底了。他們要挖樁,給我的壓力多大呀,我是通過儀器測出來的,也沒有鑽到地下去看過,儀器總有測不準的時候,萬一沒斷怎麼辦?不僅我飯碗得丟,我們單位的名聲也會掃地。當時,我單位的總工知道這事也很緊張,再三問我有沒有把握。在這個時候,我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斷,堅持自己的原則。他們後來真挖了,在離地下95cm處斷的,與我的結果才相差5cm,這在樁基檢測中是非常準的。他們服了,心服口服地把樁給補了。但他們爲挖這根樁付出了很大的代價。因爲那個地方是淤泥地區,他們又是晚上偷偷挖,挖完了第二天又淤回去了,這樣連挖帶處理花了3天,花了3萬多元錢。從那件事後,他們再也不敢去挖開看了,我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。但我也堅持靈活性,個別樁不是很裂,地方不很重要就沒讓他們再補了,這樣把他們的積極性也調動起來了。我想大家通過這個例子,可以看到堅持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給工作帶來的樂趣了吧。

  那麼,如何做到原則性,請大家記住一句話:有些問題和現象是任何時候、任何體制都不允許存在的,不要因爲是改革開放的新形勢而不把它看成是問題,比如說貪污受賄問題,任何時候都不要去碰。如何做到靈活性?也請大家記住六個字:近人情,懂事理。最後還是想送大家一句話:多學點哲學,終身受用,最起碼,得意的時候不會忘形,失意的時候也不會消沉。

  我就讲这么多,谢谢大家!(來源:中國共青團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