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莘莘學子 > 文體沙龍

張茁:《滕王閣序》的藝術三法

編輯日期:2015-9-27 作者/來源:石常春 閱讀:
【字體:

《滕王閣序》的藝術三法

《滕王閣序》一文運用多種藝術手法,使得文章具有氣勢浩蕩、景象萬千的特色。

首先,作者有牢籠百態、氣象恢宏的構思。熔歷史典故中的美談與眼前的情景於一爐,豐富了文章的內涵,給人以無限的遐想與深沉的啓示。“物華天寶,龍光射牛鬥之墟;人傑地靈,徐孺下陳蕃之榻”“睢園綠竹,氣凌彭澤之樽;鄴水朱華,光照臨川之筆”,此類故事,文中比比皆是,用得是那樣貼切自然,搖曳多姿,爲本文大增神韻。

其次,把對現實的敘述和讚賞,同浪漫主義的想象有機地結合在一起。王勃省父,躬逢盛會,這是現實,即文中所謂“他日趨庭,叨陪鯉對;今玆捧袂,喜託龍門”。接下來由此而玄遠地想到了“楊意不逢,撫凌雲而自惜;鍾期既遇,奏流水以何慚”。特別是那些爲歷代文人讚不絕口的名句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“漁舟唱晚,響窮彭蠡之濱;雁陣驚寒,聲斷衡陽之浦”,想象之妙,形象之鮮明,用景象萬千來概括,毫不誇張。

再次,作者用化靜爲動、以物擬人的手法,把文章寫“活”了。“層巒聳翠,上出重霄;飛閣流丹,下臨無地”,靜靜的山,巍巍的閣,一“聳”一“流”,就動起來了,這不僅僅是用詞之當,更是構思之美。說人物與會是“俊採星馳”“棨戟遙臨”;說賓客之盛是“勝友如雲”;說文章寫得好是“騰蛟起鳳”;說人物有武藝,喻以“紫電青霜”。這些以物喻人的句子,給人以多姿多彩、氣韻不凡的感覺。

以上這些藝術手法與其他方法巧妙地結合,把滕王閣地勢之要,景物之美,山川之壯麗,人物之超絕,一瀉千里地寫了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