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莘莘學子 > 心理健康

王大國:擦淨學生“心靈窗口”

編輯日期:2015-11-21 作者/來源:石常春 閱讀:
【字體:

在多年班主任工作實踐中,我有過失誤,也在其中獲得許多感悟:班主任工作是重要的,但又是瑣碎的;要有滿腔熱情,更要仔細耐心、不厭其煩;要嚴格管理,更要啓發學生,擦淨學生的心靈,讓他們自覺進步;想要學生聽你的教誨,首先要能洞察學生的內心活動,傾聽學生來自心靈深處的呼喚……


一、愧疚的心


我第一次當班主任的時候,那時的我豪情萬丈,決心要做最好的班主任,讓我的學生個個優秀,因此,我不允許學生有任何有違反校紀、班規的行爲。一旦學生違反紀律或不認真學習,我就找他提出警告:不許再犯錯誤,不然輕則在全班作檢查,重則把父母叫來,一起教育,這種情況下,學生回家後免不了挨掉受罵。


一次,一位張同學學英語偷懶,英語單詞從來不記,英語老師已經和他溝通了和多次,但他還是遲遲不進入學習狀態,更有甚者,有一次他有違反了紀律,英語老師讓班長帶他來找我,說看到他頭疼,但他見到我時說自己頭疼,我讓他家人把她接回,但第二天見到我時說頭還痛,我批評了他;上午語文老師又告他作業沒完成,我一聽立即找到張同學,狠狠批評了他,並警告他再犯錯,就要把他父親找來。下午上課我又見他遲到,於是我叫住他,讓他上完課回家通知他父親明天到學校來一趟。


當晚十點多鐘,張同學的父親來到學校,告訴我派出所通知他,要他和老師一起到派出所領張同學回來。我們去把張同學領回時,民警告訴我們事情的原委:張同學害怕回家會遭父親的打罵,所以磨蹭半天不回家,恰好遇見一位已經綴學在家的小李,於是兩人一起去看電影,看完電影后在回家的路上,看見一家小賣部門沒關好,就跑了進去拿了一些吃的東西,結果給店主抓到這來……,我聽了很震驚,之後又非常難過,這不是我害了他嗎?要不是我叫他回家把他父親找來,不就不會出這件事嗎?後來雖然沒有人指責我,但我一直因爲這事愧疚,是我對不起張同學。我看似對學生嚴格要求,但其實並沒有真心去愛護他們,相反這樣往往會傷害他們。


二、擦亮學生“心靈”


又擔任一屆班主任。初二開學不久的一天,因爲前一天的物理測驗成績不理想,我就在班上說,中學階段物理很重要,我當時還引用了一位外國教授的話:“物理是科學大樹的根,數學是樹幹,其它是樹枝和樹葉”。然後我要求同學們回家找找物理成績差的原因,寫一份2000字的報告給我。


過了幾天,我收到由語文科代表執筆的一封長信(不知爲何不是物理科代表執筆),信的大意是:一、我們沒學好,肯定是你沒教好,因爲成績好的同學少,而成績差的同學多;二、老師說物理是科學大樹的樹幹,太過自以爲是,比如一支球隊,人人都很重要,不能說誰最重要;三、我們覺得老師的知識面太窄,上課不如語文老師生動,堂堂課有笑聲。字裏行間還流露出他們將向校長反映,爭取不要我做班主任,也不要我給他們上物理課。


在這種情況下,我知道我必須與他們溝通,必須要有共同語言,然後才能解決他們的思想問題。於是我在下一堂物理課上對同學們說,上一章的知識很重要,所以在後面的章節中還會經常出現,我相信大家會學好的。然後我說今天我來客串一下語文老師,給大家上一堂語文知識課,主要是猜謎語和對對聯。同學們的反映並不熱烈,甚至還有點懷疑。


我先在黑板上寫道:夫子也贊聰明——打班上一同學姓名


孔佩慧——語文科代表果然厲害,一下就猜中了。


我又接着寫下第二條謎語:烏衣巷17號、21號——猜班上一同學姓名


這下大家開始議論了,過一會我看同學們沒猜出來,便把烏衣巷的詩寫在謎面旁邊,朱雀橋邊野草花 乌衣巷口夕阳斜  旧时王谢堂前燕  飞入寻常百姓家


等我写完,语文科代表立即讲出了谜底:王燕


我立刻稱讚他才思敏捷,但他似乎還在迴避我的目光。


我在黑板上写下第三条谜语:


北大方正倒過來,掐頭去尾猜一猜——打班上一同學姓名


我說你們先想想,等一下我點到誰的學號就叫誰猜。


過一會,我在黑板上寫道:遠上寒□□徑斜,白雲生處有人家


然后问大家:“空格上是哪两个字啊?”


“山、石”全班众口一词


我接着说:“那就叫三十号同学来猜吧!”。


三十号同学是谁?当然是语文科代表!


語文科代表站了起來,搖了搖頭,低聲說我沒猜出來。我對他說,你一定能猜出來,我給你一點點提示:“北大方正倒過來怎麼念?”


“正方大北”


“对的。那掐头去尾呢?”


“就是去掉头尾两个字”


“对的。是什么字?”


“方大”


“你们班同学有叫“方大”的吗?“


“没有”


“是不是老师出的谜面有问题?”


“可能是”下面一位同学轻声说


“我們再把謎面看一看,我們剛纔把字順序掉過來了,這次我們把字的意思也掉過來看看,方對圓,大對小,小就是微……”


“袁微”沒等我講完,全班都叫了起來。誰是袁微?當然是三十號同學,我們的語文科代表!


袁微的脸微微泛红。


我赶紧说:“下面我们对对联”


我在黑板上写出了上联:


田园里丹梅俊艳  看看赞不绝口


我說,你們先看一看上聯,有什麼特點?到週末班會課,我要你們對的下聯。好不好?


“好!”全班同学在袁微带领下齐声喊道。


到了週末班會課,同學們早已忍不住了:“老師,你的對聯是什麼意思?不好對呀!”


“你们认为呢”我反问道。


“好象是我们班同学的名字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有我的名字” 梅俊艳说。


“有我的名字”田园说。


“还有我的名字”李丹说。


“太对了”我说,“那最后六个字呢?”


“你們想想,人們在什麼看到什麼事物時會讚不絕口?”


“美好的”、“神奇的”、“奇妙的”……


“對的,所以我們往往會讚頌神奇或奇妙的事物,這就是頌(宋)奇(琦)呀”我說,“這樣,我們的上聯是三位女孩:田園、李丹、梅俊豔和一位男孩:宋琦;那下聯應該是三位男孩和一位女孩”。我啓發大家。


於是班會課氣氛達到高潮,經過大家不斷猜測和修改,最後對出的下聯是:


晨旭前心诵宏乐  听听余音绕樑


陈旭、钱昕、宋洪乐屈璇(曲旋)


從此以後,我和同學們的關係非常溶洽。雖然學習物理仍然有許多困難,但大家都盡心盡力,毫無怨言。班級工作更不用操心,全班齊心協力、奮發向上。


有一次,袁微問我怎樣看“高分低能”?我順手拿起一塊不規則的小石塊,對他說:“看,如果小石子的這一面是高分低能,那麼其它面就可能是高分高能或高分中能或低分高能或低分低能,總之要學會全面看問題,不要只看問題的一面,更不要以偏概全”。


又有幾個女孩問我:“老師,你在中學時的理想是什麼?”


我回答说“治理沙漠,让沙漠变绿洲”


“那你现在岂不很失望?”


“不,我在治理心靈的沙漠,畢竟你們比草更好”


幾年後,他們考上大學。在寫給我的賀年卡上,他們說“與您談話,如坐春風”、“我們願意做你的草,去把沙漠變成綠洲” ……


(注:爲了班級孩子,文中孩子名字不是班級孩子真名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