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教師天地 > 優秀博文

屠志成:語文課,教學目標不能“多多益善”

編輯日期:2017-8-2 作者/來源:石常春 閱讀:
【字體:

近期聽了不少節語文課,先是到南通聽了16節,昨天在光明中學聽了6節,今天又在本校聽了一節。上課的教師都是年輕教師,他們大多有着很好的學科素養和教學基本功,聽課的收穫是很多的。不過,今天我要談的是聽課中發現的一個共性問題——教學目標過多,以期引起青年教師的關注。

如果你看到這些教師的 教學設計,你會感到他們多是神一樣的人物,因爲他們的教學目標一般不少於五條,如果是按“知識與能力”“過程與方法”“情感、態度與價值觀”分類來寫的話,有的能達到七、八條。一節四十五分鐘的課,要把這些目標落實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雖然目標有主次之分,但主要目標在有限的時間裏也難以落實。所以,多數老師在一節課的時間裏,要麼帶着學生走馬觀花,對每個目標都來個淺嘗輒止;要麼就丟掉事先設置的目標,在某些問題上糾纏。我們知道,制定了教學目標,這些目標就要能夠達成才行,如果達成不了,那就沒有必要寫進教學設計裏。

今天讀王榮生的《閱讀教學設計的要訣》,裏面有一個《中國石拱橋》的教學設計,設計者在分析了課文內容和學情之後,只確定了一個教學目標:學習舉例子的說明方法及其在文中的作用。後面的教學環節,都是圍繞着課文中舉的兩個例子(趙州橋、盧溝橋)來安排,把中國石拱橋特徵的說明與舉例子這種說明方法之間的關係,梳理得有條理,有層次,很到位。

如果是公開課教學,很少有教師敢這樣進行教學目標的取捨,可能是怕聽課、評課的教師認爲一節課的容量過小、內容單薄,教師駕馭教材和課堂的能力不足,所以是寧濫毋缺。

而平時的課堂教學,我們的教師也存在着同樣的目標設置過多的問題,究其原因,多是與考試有關,教師擔心一篇課文如果只教一兩點,要是考試時考到了自己沒教到的地方,影響了學生的成績,對自己也是大大的不利。這種處理方式,顯然是爲了考試而進行教學的具體表現。教學不能不顧及考試,但教學決不是僅爲了考試,如果讓考試綁架了語文教學,那麼語文學科的真正價值就被消解了。

其實,教學目標寫一大堆,課文面面俱地教,還緣於有些教師仍把語文考試定位爲考知識有關,就連閱讀教學也想讓學生記住老師交代的東西,以便考試的時候碰上了好得分。就現在的語文考試來看,初中除了古詩文默寫和文言文材料出自課內,其他材料都是課外的,而高中連文言文閱讀材料來取自課外。如果我們在一篇課文的教學中總是啥都教,一個單元有幾篇課文,相同的東西就教幾遍,甚至一樣的知識從高一教到高三,那麼這種教學就是機械的、重複的體力勞動,與能力、智慧無關了,這樣可能會吃力而不討好。有些初中生平時考課內的東西時成績很好,但等到中考時卻考得很平常,也許正是因爲這個。

如果我們能認真研究課標、課文和單元教學要求,選擇一篇課文最有價值的東西來教,教透教好,不僅節約了課堂時間、提高了效率,而且更容易形成能力的遷移,這對於教師、學生應該都是再好不過的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