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教師天地 > 優秀博文

祖文:泰戈爾在我心中——飛鳥的追尋與守望

編輯日期:2018-1-13 作者/來源:石常春 閱讀:
【字體:

當我把思緒輕舞飛揚在詩意的印度文學之上,腦海裏立即浮現出了一個響噹噹的名字,那便是有“印度靈魂”與“一代詩哲”之稱的文學泰斗泰戈爾了。如今這般節氣,已是好風如水,柳絲如媚,手捧詩卷,臨窗而立,在哲思深邈的《飛鳥集》中品讀那寄託遙深的簡短詩行,心情也不由自主地跟隨着泰戈爾洞幽燭微的佳句明媚或憂傷,我分明聽到了漂泊飛鳥喑啞的啼音:“世俗的凡人啊,努力去追尋並守望人世間的真、善、愛、美吧。”驀地心頭一怔,這不就是泰戈爾在《飛鳥集》中傳達出的佛陀世容麼?

詩裏含真,這真便是對永恆真理的不懈追求與忠誠捍衛,是對如水般澄澈、似月般空靈的內心真實召喚的聽從。“少女啊,你的清純宛若湖水的鬱藍,透出你深邃的真實”,心如止水,靜水流深,平平淡淡纔是真。真理的追尋是極其不易的,因爲有時你也會被表象所迷悟,“你看到的不是自己,而是你的影子”,但你無需煩惱,也不必心急,真理往往由謬誤孕育而來,“真理的河流,流經無數謬誤的河道”,相信披沙揀金,洗盡鉛華,謬誤會不攻自破,真理會大白於天下,然而一路走來,風雨兼程,真理也會飽經風霜,舉步維艱,“真理引起了反對自己的風暴,風暴把真理的種子播送到四面八方”,衝破阻礙,以所向披靡的陣勢,讓風暴助力,使真理前行。

詩中顯善,這善便是如佛般的慈悲爲懷、普度衆生,是善小而爲的點滴匯成了江河。飛鳥在天,魚潛水底,這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,然而“飛鳥以爲帶着魚兒在天空中飛一趟是一大善舉”便是虛妄之言,不善之行了,上善若水,“‘我歡歡喜喜地奉獻我全部的水,’瀑布歌唱道,‘儘管對於口渴者,一點兒水也就夠了’”,是人就應該懷有一顆向善的心,它可以使冷若冰霜幻化成脈脈含情,人之初,性本善,“我帶到世界裏來的,是使衰落的大千世界繁榮起來的東西”,在善舉仁義中滌盪並彰顯着尊卑貴賤的靈魂,使善者流芳百世,使惡者消遁無形,到那時“你的陽光對我心頭的冬日微笑”,我纔會“從不懷疑這心的春華”,與人爲善, 將心比心,我仿若聽到了印度佛教那悠遠凝重的梵文經唱,佛殿鐘聲,泰戈爾似乎在善意地提醒着你我:是我們把世界誤讀了,倒說是世界欺騙了我們。

詩內有愛,這愛便是人間的四月天,是你我生命中的地老天荒與地久天長,是滿天繁星眨眼時的脈脈含情、大愛無疆。“先在我心坎上點亮那休憩的黃昏星,然後讓黑夜對我絮絮訴說愛情”, 纏綿繾綣,心語呢喃,愛要隨緣,不可強求,“別因爲懸崖高高在上而讓你的愛情坐在懸崖上”,如此一來你只會摔得很慘,竹籃打水一場空。擁有愛的人,世界會爲你大門敞開,“想行善的,叩門;而愛人的,看見門敞開着哩”;失去愛的人,也不要心灰意冷,“生命因失去了愛情而變得豐富”,涉世加深,閱歷漸豐,驀然回首間,你不覺訝然,原來這也是一種歷練與成長,生命因有此一遭或更顯血肉豐滿,精妙絕倫,但不論如何,人生在世,就有愛與被愛的權力,轟轟烈烈也好,冷冷清清也罷,泰戈爾的內心深處在振臂高呼、真誠吶喊:讓死者有不朽的榮譽,讓生者有不朽的愛情。

詩間蘊美,這美便是人生中閃現的每個經典瞬間,是美在自然,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“讓生如夏花之絢爛,死若秋葉之靜美”,生命的秋天,雖然有些許悽美,卻並不哀感傷絕,在枯葉隨風旋轉飄落的那一刻,深情地親吻大地,悄無聲息,這是生命的成全。雕塑家羅丹曾說“美是到處都有的,對於我們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”,《飛鳥集》借給了我一雙慧眼,讓我發現原來美就在身邊,比比皆是:“這個世界,乃是由音樂之美馴化了的風狂雨暴的世界”,這是音樂的人性之美;“碰一碰,你也許會毀了它;遠着點兒,你也許會佔有它”,這是距離的朦朧之美;“我的心啊,從世界的運動中探索你的美吧,正如小舟之美,得之於風與水的激盪”,這是運動的和諧之美。然而,有些人卻在盲目的尋美,不免顯得矯揉造作、醜態百出:“採摘花瓣,可收集不了花的美”,花朵美在天然,可觀卻不可褻玩;“美啊,要在愛裏發現你自己,可別到鏡子的阿諛裏亂找”,美在自我真摯大愛的內心,阿諛諂媚卻如同鏡花水月,如夢如幻,如露亦如電。堅守美好的內心,即便你會爲錯過偉大的太陽而流淚,但還有渺茫的羣星在等着你,你就不會黯然神傷。

“我讀完了你的傳略和詩文─—心中不作別想,只深深的覺得澄澈……悽美”,冰心在其小詩《遙寄印度哲人泰戈爾》中如是說,其實,我又何曾不是同感呢?《飛鳥集》中傳達出的求真、向善、尋愛、崇美的精神品格,具有攝人心魄的力量,是需要我窮盡終生去拜讀與堅守的。泰戈爾詩文具有滌盪靈魂的作用。當你在閱讀《飛鳥集》時,必定會心境空靈,在溫暖的文字中體會爲人處事的至真大愛,盡善盡美。此刻我的耳際忽地縈繞起飛鳥初次的啼音經山鳴谷在不絕地迴響:世俗的凡人啊,努力去追尋並守望人世間的真、善、愛、美吧!

(本文榮獲2013年度“泰戈爾在我心中”全國有獎徵文二等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