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莘莘學子 > 學生作品

汪婉玉:淮河的變化

編輯日期:2020-11-5 作者/來源:石常春 閱讀:
【字體:

漫漫歷史長河中,人與自然環境休慼與共,不斷髮展。早期,人類與環境保持着一種平衡關係,環境是人類崇拜和依賴的對象。隨着生產力水平的不斷提高和科學技術的發展,人與自然的矛盾日益尖銳。和善的大自然在不知不覺中向人類實施報復。資源短缺和環境惡化威脅着人類,人地關係不協調,矛盾迅速激化。


我是一個生長在淮河岸邊,吃着淮水長大的孩子。淮河,長約1000千米,流域面積約26.9萬平方千米,流經河南、安徽、江蘇三省,注入太平洋。淮河通過洪澤湖、高郵湖與長江相連,成爲長江的一條支流,是最重要的水上運輸航路。淮河兩岸本就是魚米之鄉。人們引淮水灌溉,捕捉河中的水產品,人地關係協調。但是,時代在不斷髮展與進步,人們向淮河索求的越來越多,卻帶給它嚴重的污染。鱗次櫛比的工廠在兩岸拔地而起。渾濁、骯髒的工業廢水未經處理就肆無忌憚地奔向淮河。淮河措手不及卻又無可奈何地接受了。兩岸居民的生活污水亦是猖狂地注入淮河。長期以來,淮河的自淨能力無法承受過度的水體污染,導致污染更加嚴重。自我記事以來,淮河河面便時常來往着載滿沙子的船。由於建築的需要,河底的沙被大量吸出,淮河的含沙量日益減少,過度的採沙導致河岸崩塌,淮河的寬度和深度都有所增加。長期的水體污染終於促使淮河爆發,淮河日益渾濁,無法飲用。河中原本日日歡遊的魚羣沒有了,只有眼前觸目驚心的大片腐臭的死魚,富饒的水產資源化爲烏有。引用淮水灌溉已成爲過去,如今的淮河早已被檢測出重金屬含量超標。淮河不斷髮泄着自己的怒氣,淮水一次次漫上河岸,淹過農田,拍擊着大壩。我見證了淮河的變化,見證着它從清澈美麗變得渾濁不堪,從溫柔變得狂躁,它在表示自己對人類行爲的不滿和譴責。


淮河的轉變使人們最終感受到了它的憤怒,認識到淮河治理的必要性。各方加強了對淮河治理的力度。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環境理念的提出,也推進了淮河治理的進程。針對河流工廠廢水污染和生活污水問題,政府實行“河長制”安排地方官員專管河段,實現專人專管。促使治理切實落實。水污染治理堅持按照“預防—治理—管理”三步驟。一預防。堅持清潔生產,源頭控制污染物排放。二治理。修建污水處理廠,實現達標排放。三管理。監測、管理污染源與污染水體。另外,爲增加生物多樣性,在淮河中放養魚苗,改善淮河生態結構。


儘管治理措施還未見實效,但我相信,從前的淮河正在逐漸迴歸,它一定會成爲從前清澈美麗的模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