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莘莘學子 > 創作園地

那些被幸福“霸凌”的日子 高二(25)班 張蘇寧

編輯日期:2019-4-22 作者/來源:石常春 閱讀:
【字體:

風輕雲淡,雁陣徙南,一聲長鳴竟驚落了玉蘭花瓣,我突然開始懷念那些被幸福“霸凌”的日子。

那是記憶中沈臺灣的秋日。在我的眼中,它勝過"春有百花,夏有涼風",也毫不遜於郁達夫筆下的《故都的秋》。輕輕拾起剛闔上眼的玉蘭花瓣,哦,親愛的玉蘭花瓣,請將我一起帶入你的夢中去。

是清晨,耳畔傳來渺遠的雞啼,那是解開秋日靜寂的咒語。霎那間,天地彷彿活了起來。老嫗從牀上坐起,開始穿衣洗漱,準備早飯。清涼的空氣裏一片炊煙裊裊升起,還夾雜着柴火的折斷聲和火焰的舞步聲,連同鍋內米粥誘人的香味,一齊喚醒還沉浸在夢中睡得香甜的孩童。我甘願被這幸福的畫面“霸凌”。

沈臺灣的秋日是不乏樂趣的。地處鄉下,雖然路旁不是高大的梧桐,但仁愛的秋風依舊毫不吝嗇地撫過每一片葉。正如詩人濟慈所說的“聽得見的聲音很美,那聽不見的聲音一定更美”那樣,看得見的景色很美,那看不見的景色一定更美。葉子爲秋風的美貌所傾倒,紛紛跌落枝頭。它們伏在泥上,昂着頭,眯着眼,等着秋風柔順的髮尾從它們臉上拂過。這時它們開始恨自己沒有翅膀,不能追隨着風在天地間遊蕩。

秋日的沈臺灣是南徙雁陣的驛站。在它們眼中,沈臺灣是一處可停不可貪戀的景點,靜謐祥和的氣氛勾起了它們對南方家園綿長的思念。這種綿長的思念使它們的雙翅更加矯健有力,於是它們堅定目光,齊心協力地託着一片天空遠去……

隨着秋意漸盡,那些被幸福“霸凌”的日子也越來越遠。但在不經意憶起的一瞬間,我的整個生命都感到乍暖還寒。那是內心最深處的一處柔軟,那是來自故土最深情的呼喚。記憶中,只剩那枝頭上的殘葉,還在等待着來年的春意盎然。



老師點評:

關於“霸”的立意很多,可以是帝王將相打天下的“霸氣”,可以是國家外交上的“霸權”,也可以是個人積極進取的“霸骨”。但是小作者卻慧眼獨具,從被幸福“霸凌”的日子寫起,結合散文式的筆法,表達了對自然的熱愛和對幸福的懷念。文章雖然表面看起來憂傷、低沉,但實際上充滿着昂揚、堅定,充滿着深情和希望。

指導老師:汪洋